警方对于求职公寓的群租没有办法制止

2020-02-10 08:07

毕业后一直住在求职公寓的刘博文表示,“我住过3家求职公寓,这一家的管理最严,但我还是最喜欢这里,大家住在一起,没有强制的规定会乱套的。”

晚上8点,罗伟的父母忙着收拾碗筷,罗伟乘着这个机会到卫生间里洗了澡,“这个老板不好当,一个人睡客厅,白天忙着打扫卫生,晚上睡觉也要担心整个房子的安全,睡不踏实。我比他们(租客)住得还差,压力更大。”凌晨1时,住在公寓里的40多个年轻人基本进入了梦乡,罗伟最后一次检查过道和门窗后才躺在客厅的床上睡觉。

对此,太升北路派出所工作人员表示,警方对于求职公寓的群租没有办法制止。但派出所会要求社区民警平时去公寓巡查,“如果出现治安问题我们将去处理”。

12点左右,父母把做好的午饭送到公寓,一家三口在客厅的电脑桌上吃饭。午饭后,罗伟把房间里需要更换的床单收集起来,拿到卫生间里清洗,“一般男生的床单7天就要换洗一次”。

成都消防特勤第二中队相关负责人介绍,由于没有相关法律规定,消防部门对于像求职公寓这样的群租房没有强制的管理权,“我们最近在进入小区检查消防设施时也发现了一些群租房,但是我们的职责是检查小区公共空间的消防设施,对于民房里的求职公寓,我们没有权利去检查”。

正是罗伟的求职公寓设施完备、管理严格,一家培训公司将公司员工培训的住宿安排在罗伟这里。该公司每月有20多个职工在这里住宿,为罗伟提供了稳定的客源,入住率超过80%。

今年30岁的罗伟是乐山人,曾在杭州一家证券企业做了5年证券分析师。2011年,由于股市疲软,罗伟辞职到上海找工作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罗伟在上海虹桥机场附近住了一次青年旅馆,“虽然也是一个床位,但是给人的感觉就是不一样”。

罗伟回到成都,决定在成都开一家青年旅馆。由于资金不足,罗伟最后选择了投资更少的求职公寓。

在罗伟的公寓,270平米的房子被隔成了10个单间,最多的单间住了8个人,最少的住了4人,整个公寓可住60个人。一天租金25元,按月租就是390元。

每天上午6时,睡在客厅的罗伟都会被开门声、洗漱声吵醒,但他会在嘈杂的声音中迷迷糊糊地躺着。上午9点30分后,除了几个上夜班刚回来的年轻人之外,这个可以住50人的公寓人基本都走完了。罗伟便起床,洗漱之后开始打扫公寓的卫生。把公寓的10个房间卫生打扫完后,已经11点。

为了在与成都约200多家求职公寓的竞争中立足,罗伟决定用青年旅馆的标准来经营自己的求职公寓。罗伟公寓里的床全是崭新的木床,床上也用的是和酒店一样的白色床单和被褥。今年3月,经过半年多的筹备,罗伟的求职公寓正式开张了。他有个更大的目标:在成都打造求职公寓的样板,为青年人提供更好的服务。

下午6时,外出的租客陆续回到公寓,有的拿着电脑在客厅里上网,有的在宿舍里聊天,还有的准备去卫生间洗澡。40多个人在狭小的空间里进进出出,让人感觉这就是大学的寝室。终于可以休息一下的罗伟一边上网,一边和租客聊天。一位刚面试完的男生给罗伟打招呼,“今天终于面了一个不错的,下周一去上班。”罗伟笑着给男生鼓劲,“找到工作就好,等你工作稳定了就搬出去。”

成都的求职公寓基本上是民居改装,存在安全和消防隐患。罗伟也表示,虽然公寓里配备了监控、消防等设施,但无法达到公安和消防部门的要求,存在着隐患。

罗伟的公寓有着一些比大学宿舍还苛刻的规定。一到晚上11点,公寓全部熄灯,没有人喧哗。罗伟指着贴在房间门口的一张告示说,“这是我制定的规定,对熄灯、洗澡的时间有详细的规定,违反规定的一次收费10元,晚上晚归的人要求开门收费100元一次。”罗伟表示采取苛刻的规定,主要还是为了规范公寓的管理。

 
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