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半年后

2020-06-19 13:05

第一:对于已经解决了“小三”危机的女客户,郑亿一般都会建议采取一些必要的措施,比如在专业网站购买设备,利用手机监控老公,一两年后如果老公没有任何可疑之处,则基本上家庭关系就稳定下来了。“不是鼓励所有家庭都采用这种方式,但是既然有了‘前科’,那么就应该接受被老婆适当监控。”

事情圆满解决后,郑亿意识到,社会上应该有不少人面临和小张类似的问题,但没有专业人士的指导,很多时候事情会演变到害人害己的结局,特别是对孩子的伤害更大。于是郑亿有了成立“驱三团”的想法。

小杨(化名)和老公结婚多年,有个可爱的儿子。本来一家人生活得很幸福,可是有一天,老公的初恋情人突然回到武汉,又恰好两人遇上了。初恋情人如今已经离婚,而且有自己的公司,豪车豪宅再加上保养很好,小杨的老公几乎没有任何抵抗力,就“沦陷”了。

“当然,这种融入并不是要完全干涉自己老公的私生活,而是选择适当的机会,主动一点,比如一周约老公看看电影,或者一家人逛逛街,甚至可以偷偷离家过两人生活等。这样一来既可以让自己老公没时间去潇洒,又能给夫妻生活和家庭不断注入新鲜元素,有利于家庭稳定。”

郑亿这样建议小张:首先积极参与老公的生意,掌管公司账务,对每一笔进出资金都做到来源去向清晰,不给老公转移资金的机会,同时也能避免老公在“小三”身上大手大脚花钱。其次,郑亿团队中的心理咨询师提议,让小张带着证据,找到“小三”公司领导,希望能得到帮助。第三,找“小三”的父母,将实情摆出来:“你们的女儿还年轻,还有更多更好的机会,而他已经是二婚了,如果这次你女儿嫁给他,谁能保证他不会再结第四次婚?”

郑亿说,他们的团队,从最开始的七八个人,到现在的四个人,离开的那些要么是因为年龄大,要么是因为家庭,不得不选择新的生活。“我自己一直处于隐婚状态,也没有要孩子,毕竟我所承担的工作,会有一定的危险性,我不想给家人带来麻烦。”

一开始,小杨发现老公身上的穿着越来越上档次,用的手机也总是最新款,而且出门前很注意形象,头发弄得一丝不乱,偶尔回家时身上还有香水味。小杨问老公怎么回事,老公回答说, 因为要应酬,所以不得不注意形象。

“驱三团”顾名思义为“驱走小三的团队”,目的就是帮助女性维护自己家庭。郑亿表示,他们这个团队一直为出现家庭破裂危机的女性提供免费咨询,让遭遇“小三”的女性,避免因一时冲动导致家庭破裂,最终害了孩子。十五年来,“驱三团”几乎成为了“小三”的终结者。

大半年后,郑亿团队终于见到了“初恋情人”。经过交谈,郑亿团队分析“初恋情人”其实就是有一股执念放不下。

第三:尽可能融入老公的生活圈子,这是很多70后、80后老婆做不到的。一般这个年龄段的女性,都会选择下班后回家带孩子,做家务,如果长时间让自己老公在工作之余脱离自己的视线,那么就有可能会给“小三”创造条件。

现在郑亿和他的团队越来越感觉到知识不够用。比如男方是做互联网生意的,或者炒股,或者炒期货,如何判定他的资金流向,就需要有这方面的专业人士指导,否则哪怕看着他转移财产和资金,他们四人小团队也没有办法。“我们希望有法官、金融特长和互联网特长的人加入,但前提是能够免费为面临小三威胁的女性提供咨询。”郑亿说。

证据很快找到了,但却一直联系不上这位“初恋情人”,毕竟她领导着一家大公司,经常出差,很难碰面。郑亿没有放弃,经常用短信方式和对方沟通,不断约时间。

小张发现丈夫“出轨”后,通过各种方法,收集到了足够的证据。可是,她面临了两难的选择:离婚吧,孩子怎么办?不离吧,也忍受不了老公继续和别的女人来往。痛苦不堪的小张找到郑亿,希望有更好的办法让“小三”自觉退出。

无意中接到一笔业务,让他萌生了成立“驱三团”的想法,“驱三”成功后他甚至和不少客户成了朋友。说起成立“驱三团”,这个曾经号称是江城“讨债大王”的郑亿,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。他给武汉晚报记者介绍了成功的案例,也毫不讳言地提及了失败的事情。

郑亿说:“作为女人,你应该知道,对一个女人最好的补偿,是让她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,自己的家庭,对一个孩子最好的补偿,是要给他完整的父爱和母爱,其他的都不重要。”

两年前,郑亿接到一位杨姓女性电话,称自己老公出了问题,她不知道怎么办。

看到“初恋情人”不松口,郑亿团队建议,如果真的深爱对方,那么能不能等对方孩子成年后,你们再结合?

第二:如果老公一段时间以来突然回家的规律变了,或者在家里总是把自己关在卫生间,甚至洗澡的时候都带着手机,要不一回到家电话就静音,而一接到电话短信或者微信什么的,要避开家人接听回复,那么老婆就要警惕了。

最终,郑亿的团队中,有了他自己这样一个商业顾问(负责夫妻财产问题),一个心理咨询师(负责打开女客户和“小三”心结),一个律师(负责法律援助),一个专业私人侦探(负责帮客户制定收集证据的方案)。

小张的老公虽然年纪比她大,但是长相较为帅气,再加上有了钱,慢慢思想起了变化。当时有一名女子,长得很漂亮,在一家公司做中层管理人员,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该女子和小张的老公好上了。

2000年3月,郑亿在办公室接待了小张。小张说,她老公是“二婚”,而自己是“头婚”,除了老公之前的孩子,二人又生了一个。双方都是做生意的,在江汉路上还有一栋价值千万的门面(时价)。

郑亿说,作为夫妻,双方肯定要有最基本的信任,也要尽可能给对方留出属于自己的生活空间,但这并不代表不要适当的警惕。“现在社会上诱因太多,所以适当的防范还是有必要的。”

郑亿又问:“你离过婚,知道家庭破裂对双方的伤害,你如果真的爱对方,首先想到的应该是让对方过得好,而不是占有和破坏。”

这些解释没有打消小杨的疑虑,因为老公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,而出门的时间却越来越早,家就像旅社一样。夫妻双方的交流也越来越少,甚至连儿子的家长会也不参加。心有不甘的小杨偷偷找到老公单位的同事,打听老公的工作情况,得知老公最近一段时间也时不时就找借口请假,工作状态很不好。

小张于是按照计划约谈“小三”。最终,“小三”在父母的劝诫下,决定退出。

经过长达两个小时的交谈,“初恋情人”最终表示,她会冷一段时间。最后“初恋情人”慢慢淡出了小杨一家人的生活,小杨一家人重新走上了正轨。

郑亿根据小张的描述,分析她老公经历过一次婚姻失败,对法律知识较为了解,知道如何转移财产。而“小三”年轻漂亮,工作不错,也有些收入,主动追她的人应该不少,之所以找上小张的老公,估计是贪慕虚荣。

“初恋情人”过了半晌才说:“我也不知道,但当初因为各种原因我们没能在一起,这些年过去了,我们能重逢,说明我们还有缘,我不想再放手,而且我也有条件给予他老婆孩子最好的补偿。”

 
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