蚊虫、蛇等

2020-01-27 15:23

学会副会长曾阳就是“雨神”——2015年,带队去甘肃张掖讲解星空知识,当地半年的降雨量在那一天全下完了;去宁夏银川,一下飞机就遇到暴雨。“也是很无奈,但这正是追星的魅力所在,有未知,有遗憾,才有惊喜。”

除了高反,蚊虫、蛇等,也是“追星”途中需要克服的障碍。“观星多是夏天,都是在荒山野岭,驱蚊水完全没用。”而让廖凯更崩溃的,还是随时可能窜出来的蛇。

作为北半球三大流星雨之一,每年8月,英仙座流星雨都从不缺席。从2013年正式观星,廖凯先后在广安、南京、峨眉山等地看过英仙座流星雨。最近,他又和小伙伴们在商量今年的观测计划了。

自从小学三年级,在自家阳台上认出了北斗七星,廖凯便对头顶的星空充满了向往。高三毕业那年,父母送给他一台80eq天文望远镜,从此,正式开启了他的“追星”之路。

一样的流星雨,年年都在看,不会腻吗?廖凯笑了笑:“不同的地方,总有不同的惊喜,最开心的事情,就是在路上,期待着前方的惊喜,而且,在这个过程中,可以结识更多志同道合的伙伴,这本身就是件幸福的事情。”

和廖凯同岁的刘畅,也是一名“追星人”。他的记忆中,小时候,成都上空还能看到很多星星,“后来,城市里越来越少看到星星了。”为了寻找记忆中的星空,他加入了四川省天文科普学会,走上了追星路。

根据卫星云图,一行人从成都市区跑到了金堂赵家镇红星村,眼看着最精彩的食既即将到来,大家只能中途停下,架起设备守株待兔。此时,云层依旧很厚,但却露出了云洞。晚上9点58分,在月全食最精彩时段结束的最后十分钟,“超级蓝血月”含羞赴约。

四川向来多云多雾,为了能够看到更透彻的星空,“追星人”们常往高原跑。高反、寒冷,是必修课。2016年12月,双子座流星雨来袭,刘畅一行人前往巴朗山“追星”。感冒遇上高海拔,刚调试好设备,刘畅就出现了严重的高反,只能遗憾放弃。

如今,这群“追星人”在若尔盖、攀枝花方山建了两个专业台站,无论夏天还是冬天,观星都更有保障,日常的观测,也不再受风餐露宿之苦。不过,遇到重大天象,这群“追星人”总是忍不住往外跑。

当四川盆地因为云层的“插足”,与这场天象奇观擦肩之时,在距离成都近300公里的达谷冰山,一群年轻人,背着上百斤的设备,登上海拔4860米的观景平台,守候一整夜,等来了这场千载难逢的星空视觉大餐。

“再冷再困都值得了。”对于23岁的“追星人”廖凯来说,星空,总能给他无尽的惊喜,他无法停下追寻星空的脚步。

“太惊险了,还好没错过。”说起那次的追星经历,廖凯直叹“运气太好”。在追星族里,廖凯和刘畅被封为“晴天护法”,“只要有我们两个,就能镇住云层。”相对的,还有“雨神”和“云神”。

今年1月31日,152年一遇的“超级蓝血月”登临苍穹。这个集蓝月亮(一个月中第二次满月)、血月(月全食)以及超级月亮(满月时月球在近地点)于一体的月亮,可是很“大牌”。当天下午,原本晴朗的天空,突然转阴,“追星族”们不得不驱车追云洞。

2014年夏天,廖凯和同伴赴天津蓟县观星。当时天已经黑了,一行人在杂草中行走,沿路窜出好几条蛇,这个大小伙一边尖叫一边硬着头皮往前走,“没想到自己有这么大的勇气。”

如今,廖凯和刘畅都已把观星当成了全职工作,除了自己“追星”,他们也和小伙伴们做起了科普的工作。在廖凯看来,渺茫的星空能让人的浮躁心灵沉淀下来,在这个纷繁的世界,是一种难得的幸福,他也希望将这种幸福感一直延续下去,并传递给更多的人。

 
;